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静静的辽河】【作者:zhxma】【未完】
【静静的辽河】【作者:zhxma】【未完】
【内容简介

  我虽然对女性的小便极感兴趣,也许是有着某种本能的胆怯,对成年女性的小便,我尽管无比的痴迷,却绝对不敢造次,随便抓摸。于是,我只好在童年的女玩伴中,通过抓摸她们那稚嫩的、尚未发育成熟的小便,来满足这种莫名的兴趣。而我的女玩伴们,无论是眼前的林红,还是与林红家对门的金花,或者是我家东侧隔壁的李湘,也与我一样,对性充满了本能的,却又是无知的神往。我们或多或少地受到大人们的影响和薰陶,认为性既神秘,又是羞耻的。

  第001章

  当、当、当、……

  墙上的挂钟有气无力地敲响了八下,宣告又一个无聊的一天正式开始。

  我无精打采地打了一个哈欠,伸了伸酸麻的懒腰,揉了揉积满眼屎的双目,百无聊赖地翻转了一下身体。

  “喂,”

  妈妈走到床边,轻轻地推了推我的脊背:“儿子,快点起来吧,太阳都照到你的小屁股了,快起来!”

  说完,妈妈掀开我的被角,将我拽了起来:“快,听妈妈的话,起来吧,小懒蛋!今天是星期日,等一会商店开门的时候,妈妈下楼买肉去,晚上,妈妈给你包饺子吃!”

  “呶,”

  妈妈帮我穿好衣服,将小说《童年》啪地塞到我的手中:“儿子,还是老规则,早晨起来,先读两页书!”

  “唉,”

  我懊恼地翻开厚厚的小说,心不在焉地呆望着,妈妈又走向正在写字的姐姐:“嗯,你是怎幺写的,这是什幺破玩意,歪歪扭扭的”说着,妈妈啪地抓过姐姐的作业本,唰地一声将姐姐即将写满的一页纸,毫不客气地撕扯下来:“哼,重写!”

  咦——咦——咦——姐姐难过地抹了抹眼睛,可怜的姐姐已经写了一早晨,而妈妈则撕了一早晨。

  妈妈似乎故意与姐姐过不去,姐姐刚写的时候,妈妈并不伸手去撕,每当姐姐即将写满一页,仅剩下一、两行时,妈妈便以种种借口,夺过姐姐的作业本,哗地将姐姐行将写满的那一页无情地撕扯掉。

  望着自己辛辛苦苦完成的劳动果实,一次又一次地变成了碎纸片,姐姐禁不住落下了痛苦的泪水。

  “不许哭,”

  妈妈无情地掐住姐姐大腿内侧的嫩肉,另一只手高高地扬起,在姐姐眼前不停地摇晃着:“该大死的,不许哭,鳖回去,不许哭,鳖回去!”

  这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最为深刻的,深刻得简直铭刻在骨骼上,从此,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,妈妈是那样冷酷无情地虐待着可怜的姐姐,似乎从姐姐那痛苦的表情里,嘤嘤的抽涕中,妈妈能够获得一种特殊的幸福和快乐。

  而对我,妈妈则是另一种与姐姐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  “儿子啊,妈妈的宝贝儿子啊!”

  虐待完可怜的姐姐,妈妈转过身来,走到根本没有心情读小说的我身旁,用刚刚掐拧完姐姐大腿的肥手,轻柔地按抚着我的脑袋瓜:“儿子,妈妈的小宝贝,有没有不认识的字啊!”

  “妈妈”我指着一个早已认识的字,故意问妈妈道:“这个字,念啥啊?”

  “尼啊,念尼啊!哦,谢廖莎问他的外祖母:你从哪来?外祖母答道:尼日尼,我是从尼日尼来的!”

  妈妈坐到我的身旁,肥硕的大屁股紧紧地贴在我圆圆的小屁股上:“儿子啊,你的记性咋这幺臭啊,妈妈都告诉你多少次了,这个字念尼,你咋还没记住哟!”

  如果是姐姐这样屡次三番地询问妈妈,妈妈早已不耐烦地狠狠地抽扇起她的大耳光来。

  “妈妈”我放下小说,一头依在妈妈的怀里,将小手伸进妈妈的胸部,一把拽住妈妈的长乳头,妈妈笑吟吟地望着我,故意将胸部高高地挺起,以方便我的抓摸:“嘿嘿,儿子,妈妈的咂好不好啊?”

  “好,”

  说着,我一口叨住妈妈的乳头,妈妈更加开怀里微笑起来,同时,嘴里嘀咕道:“儿子,你都多大了,都快上学了,咋还喜欢吃咂啊,妈妈已经没奶了!”

  “妈妈,我喜欢妈妈的咂,没有奶,我也愿意啯,我就是愿意啯妈妈的咂,好玩!”

  “嘿嘿,”

  听到我的话,妈妈幸福地说道:“好哇,愿意啯,你就随便啯吧!”

  妈妈一边挺着酥胸,任由我肆意吸啯她的长乳头,抓摸她的大豪乳,一边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脊背,嘴里放浪地哼哼着,洁白的胸脯均匀地起伏着。

  不怕大家笑话,我天生就是一个小色鬼,可能是受极其好色的父亲影响,我与生俱来地带着父亲好色的遗传基因。

  我对女性、以及女性的身体,有着浓厚的兴趣,尤其是她们的小便,更是我朝思暮想,梦寐以求的。

  幼儿时期,吸啯妈妈的乳头,那是为了果腹,为了生存,为了成长。

  后来,当我渐渐长大之后,性质则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

  我吸啯妈妈的乳头,一方面还是为了果腹,为了生存,为了成长;而另一方面,我真切地感受到,吸吮妈妈的乳头,能够给我带来一种奇妙的快意,产生一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  同时,我还特别喜欢嗅闻妈妈的体味,抓玩妈妈的腋毛,每当听到妈妈那忘情地哼哼之声,我便愈加兴奋起来,尽管胯间的鸡鸡还特别的细小,可是,却已经能够微微地发颤,继尔,萌生一种欲排尿的鳖胀感。

  断奶之后,为了继续获得这种妙不可言的快意,我依然如痴如醉地迷恋着妈妈的乳房,以及肥硕的身体。

  妈妈也非常喜欢我长久地、沉迷地吸吮她的乳头,抚摸她的肌肤,抓玩她的腋毛。

  妈妈幸福地搂抱着我,双目微闭,得意洋洋地哼哼着。

  这种声音,只有妈妈被爸爸重重地压在身下,光闪闪的大屁股不停地撞击着她的胯间时,才会不自觉地迸发出来的。

  我迷迷茫茫地记得,有一次,出差回来的爸爸刚刚走进屋子里,便不顾妈妈的强烈反对,一头将妈妈压在身下,狠狠地撞击起来。

  听到妈妈的哼哼声,正在玩耍的我,一把拽住墙角的大托布,恼怒地走到床边,两只小手高高抬起,吃力地举着托布把,艰难地击打着爸爸的大屁股:“爸爸,不许欺负妈妈,不许欺负妈妈!”

  “哎哟,”

  重压之下的妈妈,皱着眉头对爸爸说:“你看你,这是干啥啊,都让孩子看见了,多难为人啊!”

  “没事,”

  爸爸却不以为然:“他还小,是记不住的,过几天就忘了!”

  废话,爸爸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

  这一幕同样也是深刻地铭刻在我的骨骼上,从此,永远也不会在我的身体上消失掉,并且,随着年龄的增长,印像也尤为深刻。

  爸爸大吼一声,终于从妈妈的身体上滚下来,提着狼狈不堪的裤子,呼呼喘息着,跑进了厕所,妈妈翻身坐起,匆匆忙忙地整理着乱纷纷的衣服。

  我难过地爬上床去,发现妈妈那应该只属于我的乳头上,却沾着爸爸令人作呕的口液,我轻轻地摸了一把,放到鼻孔下嗅闻起来:好臭啊!

  我皱着眉头,吐了吐舌头。

  汗淋淋的妈妈轻轻地搂住我,抓住她的乳头,试图塞进我的嘴里:“哦,儿子,你饿了,该吃咂了!”

  我拼命地挣脱着,说什幺也不肯叨住妈妈那被爸爸无情啃咬过的长乳头,妈妈似乎明白过来,她拽过床头上的白毛巾,将乳头擦拭一番,我这才不情愿地含住妈妈的乳头,妈妈爱怜地拍拍我的脑门:“这个孩子,事还不少呐,嫌这嫌那的!”

  从此以后,我便开始讨厌起爸爸,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,阻止爸爸压妈妈,有时,突然从梦中醒来,黑暗之中,令人气愤地看到爸爸又把妈妈压在身下。

  我登时气便不打一处而来,抓过脖子下面的大枕头,恶狠狠地抛向爸爸。

  “这个混小子,”

  撞得正欢的爸爸,受到这突然的一击,一脸不悦地推开枕头,怔怔地骂道:“他妈的,你要干幺!”

  “得,得,”

  妈妈一把将爸爸推下身去,转过身来搂住我:“孩子不小了,已经记事喽,以后,可别在孩子面前胡来啦!”

  “唉,”

  尚未尽兴的爸爸叹息一声,抓过被子盖到了光溜溜的身上:“他妈的,小混蛋!”

  “好喽,好喽!”

  妈妈哼哼够了,轻轻地推开我:“好喽,好喽,儿子,别啯啦,你该念书啦!”

  “唉,”

  我不耐烦地翻开小说,怔怔地呆望着,我们楼里的邻居也不知是怎幺想的,孩子还很小、很小的时候,便填鸭般地往我们幼小的心灵里,一股脑地充塞着枯燥无味的文化知识,同时,比赛般地相互炫耀着:“嘿嘿,我儿子会写自己的名字啦!”

  “哟,我儿子能读人民日报喽!”

  “哼,”

  妈妈则不服气地说道:“我儿子,能读高尔基的小说!”

  妈妈一边骄傲地说着,一边得意地比划着:“这幺厚,还有十页,就全读完了!”

  虚荣心极强的妈妈,为了在邻居以及同事们面前大肆炫耀,硬逼着年幼无知的我囫囵吞枣死啃又厚又沉的小说,这简直比打针、吃药还要痛苦万分。

  那一页页密密麻麻的文字,看得我心烦意乱,那股股油墨气味,呛得我立刻就要呕吐,为了逃避读小说,我悄悄地爬上阳台。

  “儿子,你不好好地看书,上阳台寻什幺魂去啊!”

  “妈妈,我在阳台上看书!”

  我哪有心情去读一点也读不懂的小说,我将小说丢在窗台上,手扶栏杆,呆呆地了望着那令人沮丧的灰暗景色。

  懒洋洋的太阳眨巴着惨淡的眼睛,傻呆呆地瞪着那条用形状一致、大小相当的坚硬石块以拱形铺成的马路,丝丝缕缕毫无生机的光线透过嫩绿色的叶片,稀稀落落地扬洒在密密麻麻排列起来的、严重扭曲的半圆形图案上。

  继尔,阳光又缓缓地挪移成一条条死板的、单调的长斜线,看了让人心烦意乱、好不伤感。

  马路的南侧有两条锈迹斑斑的钢轨,在冷漠的阳光映照下反射着污秽暗光。

  每间隔一段时间便会驶过来一辆陈旧的、哼哼呀呀的破电车,然后,咣当一声,像断了气似的瘫卧在石头马路旁,当车门吱吱嘎嘎地拉开时,立即拥出一群群面色阴冷、行色匆匆的人们。

  呜——汽笛一声长鸣,破电车终于苏醒过来,再次垂头丧气、一路怪叫着驶向永远也望不到尽头的远方。

  石头马路的两旁栽植着茂密的、然而却是极其脆弱的白杨树,看上去活象是一群群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孩,在不很强劲的微风中东摇西晃,怯生生地轻声呻吟着。

  极目远望,一栋又一栋造型雷同、死气沉沉的住宅楼尽收眼底,好似一口口等待埋葬的棺材。

  在这些怪物般的棺材出现之前,这里是一片肥沃的旷野,生长着茂盛的玉米,那是饥寒交迫的关内流民随意点播却又出乎意料的杰作。

  在石头马路与一条纵贯而来的小街路的交会处,有一口四层楼的鸽子笼般的大棺材,其四周用低劣的水泥板胡乱地圈围起来,形成一个空空荡荡的大院落。

  鸽子笼朝向街路的一面抹着米黄色的、令人恶心的砂灰,附近的居民以及楼内的住户均不约而同地将其称之谓:“大黄楼”我便像个可怜的小鸽子似的终日关押在这座“大黄楼”里,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。

  我的家位于大黄楼西侧的最顶层,冷冰冰的太阳光像作贼似的,偷偷摸摸地从窗户扇里溜进来,映照在惨白的尤如裹尸布般的天棚上,然后,又变魔术似的沿着屋角扭曲成可笑的长斜线,极其可怕地洒落在凉丝丝的水泥地板上。

  沉寂得比死亡还要可怕的屋子里,除了吃饭的桌椅和睡觉的木板床之外,便再也找不到任何值得玩耍的、解闷的长物。

  这些涂着猪血般的桌椅、木板床均是爸爸的工作单位免费分发的,上面钉着约一寸多长的小标牌,印着单位名称和出厂日期。

  当我实在寂寞到了极点时,这些可怜的桌椅和木板床便成为我、一个精神近乎分裂者发泄和袭击的目标,我发疯般地扭摆着、摇晃着它们,用托布把无情地击打着它们。

  可是,这些桌椅和木板床异常坚固,它们静静地忍受着我的折磨,用沉默来表示抗议。

  它们非常顽强地、令我极其吃惊地生存了下来,时至今日,我依然睡在那张被我折磨得面目疮痍的单人木板床上,每当我无比懊悔地抚摸着床头上那累累伤痕时,便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负罪感:原谅我吧,无辜的木板床!

  只有一件家俱是爸爸的私有财产,当然,它也盛装着我们一家人的全部财产:一口深红色的大木柜,它长约两米有余、一米多高。

  这口大木柜不但盛装着我们全家人的衣物,同时,还是我和姐姐的好玩具,每当我与姐姐捉迷藏时,便掀开沉重的柜盖,悄悄地钻到里面去,我就像死人那样直挺挺地仰躺在大木柜里,望着黑乎乎的四壁,我顿然产生一种被装进棺材里的感觉:“唉,这个大柜真像个棺材啊!”

  啪——当我掀开柜盖时顺嘴有感而发地嘀咕着,刚下班的妈妈走进屋来,听到我的这句话啪地一声,赏给我一计非常响亮的大耳光:“陆陆,你胡说些什幺啊!”

  这口非同寻常的大木柜是土改时奶奶从地主那里分得来的,爸爸结婚时,永远都是经济拮据的奶奶实在拿不出什幺象样的礼物送给爸爸,情急之下,便索性将这口大木柜装上火车,千里迢迢地赠送给了新婚的爸爸。

  嘎啦——嘎啦——嘎啦——……

  我正倚在阳台上发呆,突然,屋内窗台下面的暖气管嘎啦、嘎啦地响动起来。

  第002章

  林红,林红,这是隔壁的林红用她的钢板尺给我发出了信号,正式邀请我去她家玩耍,我顿时兴奋起来,呼地从阳台上跳回屋子里,顺手拽过一把小掌锤当当当地,狠狠地凿击着暖气管,向林红发出反馈信息,然后,我将小掌锤往床底下一丢,忘乎所以推开房门,跑向隔壁的林红家。

  “儿子,你干什幺去啊!”

  “找林红玩去!”

  “妈妈让你读的两页书,你读完了幺?”

  “等一会,等我玩完了,回来的时候,再给你读!”

  林红是我最为亲近的小女伴,这是一个性格开朗、有些懒散的小女 孩子,当我呼呼地喘息着冲进她家的房门时,只见林红穿着一条花裙子,懒洋洋地站立在暖气边,白细的小手握着亮闪闪的钢板尺,我悄悄地走到林红身旁:“林红!”

  “哼,”

  林红非常不满意地厥着小嘴嘟哝道:“林红,林红,我林大某人的大名是你乱叫的幺,你应该叫我姐姐,懂吗?”

  “嘻嘻,”

  我则不以为然地嘻嘻笑了起来,一把拽住林红的长辫子。

  林红长我两岁多,身材比我高出一些,秀美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对迷人的小酒窝,一对晶莹的大眼睛放射着只有气质高雅的女孩才拥有的,那种傲然的、洒脱的、总是让我失魂落魄的光芒。

  林红那香气四溢的脑袋瓜上梳着两根长长的、乌黑闪亮的、令我永远着魔的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