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浑沌无极】【作者:rmageddon】
【浑沌无极】【作者:rmageddon】

第一章  淫

  寂静的午后,宽阔的官道上罕无人迹。官道旁茂密的树林内,知了传来阵阵的蝉鸣声。

  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轻响,随着声音的逐渐转大,渐渐的可以分辨出,这是马蹄踏地的声音,急促的「踢鞑」声响,显示出马匹奔驰的速度不凡。

  一阵疾风吹过,刮的官道旁的树叶莎莎做响,紧跟着而起的尘烟被高高的举起,过了许久才缓缓落下,一直过了盏茶时分,所有的尘埃才一一落定。寂静的官道彷佛未知未觉一般,再次陷入了寂静。此时,被惊扰而停止的知了,继续了它短暂生命的鸣叫。

  在官道上疾驰的是两匹骏马,马上坐着一男一女。男子坚毅的面容上,不见一滴汗水,全神贯注的在前方奔驰着。如果仔细的查看,可以发现他并未实坐在马鞍上,大概浮起了一寸的高度,双腿夹着马肚,时夹时放,带着一种自然的节奏,熟练的控制着跨下的骏马。

  「咿~~」男子突然的肋紧了缰绳,口中发出了一声嘶喊,马匹只往前奔了两步,就奇蹟似的完全的停了下来。

  在这种高速下突然的静止,理应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是男子却神态轻松的作到了,彷佛一切自然不已般,男子跳下了马背,从后方的行囊拿出了水壶。

  跟在男子身后的女子,此时也停了下来,这个女子也不简单,一路过来,总是不疾不徐的跟在男子的身后,距离没有丝毫的改变,男子扬起的尘埃,总是尚未落下,女子就驰行而过,因此虽然连续奔驰了三天三夜,洁白的衣服上却不惹一丝尘埃。

  女子下马之后,男子随手将手上的水壶抛了过去。女子随手接过,打开壶盖便直接张口灌了起来。这举动好像豪放的粗汉,在她行来,却是优美无比。

  女子的头上系了个发髻,显示出是个已嫁人的少妇,细看女子的脸庞,却又令人惊艳。明亮的双眼,高耸立体,又细致不已的五官,小巧的嘴唇,嘴边带着微笑,令这个乾热的午后,带来了几许水气,好一个明眸皓齿的美人啊!

  「天哥,追上了?」女子喝了几口水之后,将水壶丢还给男子,同时开口问道。

  「嗯,马蹄印杂乱但是明显,我刚数过了,四十八人,数目没错。」男子回道,同时,男子才打开水壶喝了几口水。原来,男子竟是先把水给女子,这外貌粗旷的大汉,心思竟是这麽的细密,而且观察力惊人,光是停马,下马,取水壶这麽短的时间,就已经分析完地上杂乱无章的马蹄印子。

  这个男子叫做冷傲天,女的叫做柳雪柔,是近年来,在江湖上风云渐起的人物。

  冷傲天出自武当,是现在二代弟子中,武艺最出众的一位。武林当中传说,冷傲天是个孤儿,自幼被前任武当掌门,现今的武林泰斗青云道长捡回武当山,是青云最后收的一位关门弟子,青云早在十年前就将掌门之位传给现今的掌门,流扬道长,之后就闭关至今。

  青云是带着傲天一起闭关的,那时,傲天才不过十七岁,武功已经超过所有三代第子,要知道他在五岁才被青云带回山,算起来也才学武十二年,而二代弟子之中,除他之外,最小的就是流峰道长,那时是四十五岁,现在也已经是五十五岁了老人了。

  冷傲天在五年前出关,之后婉拒了流扬想要立他为下任执掌第子的提议,下山历练,除魔衞道。

  下山之后一年之内,武林中赫赫有名的,经营各种奸淫掳掠的海砂帮被他一个人灭帮,整个长江流域三十七个分舵,二十九个地下经营据点,被他一人一一挑下。后来又在大漠击杀恶名昭彰的「大漠飞鹰」褚开来,也是在那个时候,结识了柳雪柔的。

  柳雪柔出自西域雪山派,师父是雪山派现任掌门,也是她的父亲,柳学柔除了尽得雪山派真传之外,其实在她十六岁那年,曾经在雪山山巅意外的服食了千年雪莲,她现今的武功甚至超过了她的父亲。

  这个「大漠飞鹰」是有名的淫贼,奸淫无数良家妇女,连不少武林同道中的貌美女子也惨遭他的毒手,而且他一律是先奸后杀,从来不留活口。他还有一个令人痛恨的嗜好,就是收集乳头,那些被他奸杀的女子,总是被他割下乳头,残暴之极。

  不过这人也是端的狡猾无比,兼之武功高强,几次之中,在武林正道的围剿之下,不是事先逃跑,就是打伤数人后离去。

  三个月前,冷傲天在中原追踪褚开来,也是因为此人极为聪明小心,冷傲天始终晚到一步。冷傲天一直弃而不舍的追踪到大漠边境的沧狼镇,却又被他先行逃脱。

  那时,柳雪柔刚下山,路过沧狼镇,在一间客栈投宿……***    ***    ***    ***褚开来易容打扮成平民农夫,本来打算躲藏至冷傲天离开镇内,可是他在镇上看见了柳雪柔。柳雪柔刚刚才从大雪山下来,初行江湖,尚无名声,就算有,旁人没见过面的话,也很难把如此倾城佳人,跟武功高手联系在一起。当晚,褚开来就按耐不住,又打算再次作案。

  漆黑的夜晚,一身夜行衣的褚开来,施展着轻功,在客栈的屋顶纵越着,白天就已经调查过柳雪柔的包厢,他一个「雁鹫当空」翻下屋顶,刚在窗口探看,就被柳雪柔发觉了。

  柳雪柔马上穿窗而出,一式「天降白莲」对褚开来打出,这「雪莲十八手」是雪山派镇派掌法,招式优美,却是非常的诡异奇变,兼且狠毒不已,专打人身重要大穴。褚开来应付几招之后,自知不敌,诡计多端的他,立刻跪下求饶。

  也是柳学柔初出江湖,经验尚浅,竟然就停下手来。

  「淫贼,看你一身夜行衣,三更半夜闯女子包厢,还有什麽话说。」柳雪柔厉声说道。

  「女侠饶命啊,小的只是一个窃贼,不是淫贼啊……」褚开来哭道。

  「我本是官府衙役,后被奸臣所害,实在逼不得已,只好行窃为生,请女侠饶命啊。」褚开来一副可怜无比的样子说道。

  「胡说,你的武功不像衙役所能有的,而且你腰间的分明是用来迷昏人的迷烟管,这哪是窃贼,非奸及盗。」柳雪柔虽嫩却不笨,并没有被三言两语就胡弄过去。

  「嘿嘿……想不到你这娃儿还真聪明啊,可惜嫩了点。」褚开来随即笑了出来,并缓缓站了起身子。

  「你……」察觉不对劲的柳雪柔,正想运功点住褚开来的周身大穴,赫然发现,全身竟然提不起丝毫劲力。

  「哈哈哈,无色无香无味的『鹫灵散』,果然神效无比!」褚开来得意的笑道。

  「这……」一抹红晕在柳雪柔脸颊扩散开来,一股霸道无比的热流随着向下扩散。

  「嘿嘿,刚刚在我跪下的同时,我就已经弹出了『鹫灵散』,此药只对女子有效,男子完全免疫,嘻嘻嘻……」褚开来一面的淫笑,一面的接近柳雪柔。

  「这药散是我当初在南蛮求来的,只有一剂,一直舍不得用,今天遇上这麽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,又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侠,可也值得了,今晚可痛快了,哈哈哈……」话说完,褚开来也走到了柳雪柔的身边,同时两手隔空虚点,顿时封住了柳雪柔的穴道。将柳雪柔扛在肩上之后,一跃而上屋顶,转瞬间消失不见。

  冷傲天在沧狼镇守候了三天三夜,不见褚开来踪迹,正打算往镇外搜索。他栖身在一间民房的柴房内,性子不喜奢华,对生活要求极为随便的他,往往是到了哪,随便找间有屋顶的破旧房屋,就睡了进去。

  这晚,他正打算合衣而眠的时候,耳跟子突然动了动,他捕捉到了三哩外随风而来的破空之声。

  说来玄之又玄,冷傲天这追踪的本领,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有多高强,或是内功有多深湛,说起来五岁习武至今二十七岁,也不过二十二年的时间,就算白天黑夜全在练功,内功也高深不到哪去。

  这本领是他予生俱来的,当初青云就为他这份本领而惊叹过,不需要内力强化就已经如此灵敏的五官,这可是天生练武的料子啊。因此青云道长也对他倾囊相授,甚至连内功都是武当的禁功——「无极归元功」。

  这武功从来没有人练过,至于为什麽,我们之后在详谈,否则等我们说完,那个柳雪柔也要被先奸后杀了。

  话说冷傲天捕捉到了风吹草动,下一秒钟,他已消失在柴房之内,出现在屋顶之上,并向着破空声传来的方向而去。这个人的速度非常之快,只比他之前追踪的褚开来慢一些些。

  事实上,这个就是背着柳雪柔的褚开来,只是背着一个人,施展起轻功总是会受到影响的。五感都异常灵敏的冷傲天,捕捉到空气中残留的一丝香味,咦了一声,冷傲天停了下来,仔细的闻了一下,这很像女子所使用的香精,香膏之类的味道。


[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6-02-26 14:31重新编辑 ]


百站百胜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