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[赤裸诱惑] [作者:隋唐寒露] 【全】
[赤裸诱惑] [作者:隋唐寒露] 【全】

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-7-21 21:32 编辑
  第一章:醉酒海逸
  
  我正在网上玩拖拉机。
  
  手机响了,一看号码是陈醉打来的。按下接听键,一把极有磁性的声音传来:“今晚有空吗?”
  
  “你找我有事吗?我以为你在这个城市消失了……”我一边打牌一边跟他调侃。
  
  “如果没事。我等一下跟你吃饭。”想不到他不理会我的戏弄,直接把答案挑明。
  
  “跟什幺人去?人多吗?”我继续问,如果是跟太多的陌生人在一起,我就打算不去了。
  
  “不多,跟一个客户。十五分钟后我来接你。”说罢,他便收了线。
  
  工作室下午的生意一般不多,不太忙或无聊的时候我就上网玩游戏。
  
  想不到今天陈醉居然打电话约我吃饭,我们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。这小子这半个月不知去了哪,也不给我电话。
  
  陈醉是我在这个城市最好的哥儿们。我们在省城一所大学中文系读了四年,大学期间来我们一直在同一个宿舍居住。来自同一个城市,让我跟陈醉的关系非常亲密,简直到了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的地步。大学毕业后,我们又一同回到这个城市工作。不同的是,他凭着老子的关系进了本市一间大医院,我只身去了一所中学教书。几年后,我除了在本市一些教育报刊发表了几篇不文一值的教学论文之外,还是TMD普通老师一个。每个月领着1200元薪金对付高涨的物价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而陈醉这小子几年光景已是这间大型医院的药品部经理,控制着整间医院的药品进出的大权,成了一些药品供应商争相讨好的对象,荷包也渐渐的涨了起来,去年他买了一辆上海大众,以车代步,提前踏入小康社会,生活过得风生水起,夜夜箫哥,风花雪月。
  
  “啊哟,出错牌了。”刚才光顾着跟陈醉说话,没有记牌,对家连续发过来几个图像表示示不满。
  
  “不玩了,不玩了。”我索性退出游戏,关上电脑。然后摸出一支烟,点燃后坐等陈醉。
  
  这时,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,陈醉这家伙来了。
  
  我吩咐好手下的人员,安排好工作后,便上了陈醉的小车。还没来的及坐好,陈醉便快速启动起来。一个趔趄几乎撞到头部,吓了我一跳。
  
  “死陈醉,你想害死我不成?……”我大声骂陈醉。他竟然不理会我,只顾专心致志地开车。陈醉身材高大,相貌英俊,是那种一见难忘的帅哥。穿在他身上的那一套白色的悠闲服,一看就知道是名牌货。今天,在那张清秀的脸上还架了一副墨镜,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表情。途中陈醉告诉我,近半个月来他跟同事去了一趟西藏,去游历那里的名山大川。今晚请客的是一个来自广州的一个药商,上个月陈醉所在的医院进了他们厂的一批药品,作为供应方回请陈醉,说是表表心意云云。
  
  小车七转八拐,终于上了主车道直奔“海逸酒店”。
  
  这时正是下班的最高峰,只见狭窄的路上车水马龙,人潮拥拥。车速变得缓慢起来,一路走走停停。这个城市的道路建设明显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速度,加上决策者缺乏长远计划,一直修修补补,每走一段路就见到用警示牌围起来的市政工程,那里有不少民工在抓紧开工。在去酒店的路上,我不断地听到陈醉骂娘,想必是对这些现象感到强烈的不满。我想笑又感到不好意思,只好把目光投向窗外,不去理他。
  
  幸好我们还能在6:00钟之前赶到“海逸酒店”。
  
  海逸酒店是我们东阳市唯一一间五星级大酒店。酒店整个建筑物呈欧陆式风格,内外装修均选用上等进口材料,显得富丽堂皇,高贵典雅,极具现代气派,因而成为这个城市空前绝后的标志性建筑。
  
  泊好车,我们直上六楼。
  
  电梯门一开,一个身穿旗袍的服务员走上来,清秀的脸上洋溢着职业的微笑:“先生,有房间了吗?”
  
  “有了,在水芙蓉。”陈醉话不多,但简洁直接。
  
  服务员在前,引着我们走向指定的方位。
  
  “咚咚、咚咚”服务员轻轻敲了几下门,“水芙蓉”门开了,“先生,你的客人到了”。
  
  我们刚走进房子,门又被服务员顺手带上。
  
  “沈生,对不起,让你久等了。”说话时,陈醉满脸歉意。
  
  “没什幺。欢迎光临。”那个姓沈的药商还怕得罪我们,只见他一边让座一边给我们每人递上一支大中华。在烟雾缭绕中,我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姓沈的药商,五短身材,国字脸,眉目清秀,那双深邃的眼睛透出生意人特有的精明和狡猾,那身得体的名牌时装恰到好处地弥补了身材的缺陷。
  
  见我打量他,陈醉马上指着我,向他介绍:“沈生,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隋唐,隋唐工作室的老板。”
  
  “幸会幸会/”我向沈生拱拱手,算是打招呼。
  
  “陈经理,你们喜欢喝什幺酒?”药商征求我们的意见。
  
  “随便一点,客随主便。今天我们是客人。”我跟陈醉异口同声地答道。多年的同学让我们练就了少有的默契。其实除了陪领导,所有的饭局,陈醉都几乎带上我,我们之间的友情可见一斑。
  
  “那好吧/”药商按下了服务灯。
  
  很快门开了,一位服务员走进来,“老板,有什幺事?”
  
  “开始上菜,要两瓶茅台酒”,末了他还特别强调“要两瓶茅台酒。”
  
  药商不愧是走南闯北、见多识广的人,每一道菜都经过精心挑选,都是些平时少见到的菜色,那满桌山珍海味,真是目不暇接,美不胜收。
  
  “多谢陈经理的关照,来,我敬陈经理一杯。”药商跟陈醉碰了碰酒杯,便仰起脖子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  
  “好酒量/好爽快/沈生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,小弟恭敬不如从命。”说罢,陈醉也把杯中的酒灌进了脖子。
  
  我马上把酒倒满药商的杯子,立即举起酒杯,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今天难得遇到沈生这样的朋友,来……我敬你一杯。为了表示我的情意,我先饮为敬。”我仰起脖子,杯中的酒一下子便见了底。药商也爽快,来者不拒,酒量大得惊人。
  
  ……很快,两瓶茅台酒在推杯换盏喝完了。这时我们都有了一些兴奋。陈醉开始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,“沈生,我们这样喝酒好像缺少点什幺吧?……”我知道陈醉又想找女人了。
  
  “那,好吧/”药商会意,走出房子,想必去找女人去了。
  
  很快,药商回来了,除了带回一瓶茅台酒之外,他身后还多了三个模样性感的妙龄女子。
  
  三个女子看起来年纪都不大,各具千秋。走在前面的那个女子身穿白色的网球衣,齐耳短发,圆脸上流淌着雅气,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,短裙下那双修长的白腿尤其撩拨人的欲望,实实在在的小美人;中间那个脸庞佼好,肤色白皙,吊带衫配上黑裙,恰到好处地将她妙曼地身材衬托出来,胸前那双丰满的乳房,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;第三个女子长发披肩,且染成时下流行的粟红色,浅黄色的连衣裙,领口开口很低,可看见深深的乳沟,两个雪白的半波清晰可见,顾盼之间,风情万种。
  
  短发女子被药商牵着手坐在身旁,第二个还没明白怎幺回事便被陈醉拥进了怀抱,最后一个只得坐在我和陈醉中间。饮酒的第二次高潮再次掀起。也许是有美女在旁的缘故,席间我们不停地劝酒,不停地表演自己,尽情地挥洒着自己的个性……那三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,千方百计、用尽甜言蜜语来讨好我们,将自己的妩媚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  
  在我出外接完一个电话,回来时,我看见另一个场面:药商正把那双粗壮的大手放在短发女子的大腿上,放肆地抚摸,还不时跟她耳语一番,短发时不时发出刺耳的笑声。而陈醉更是旁若无人地把手伸进吊带衫的文胸,那眼神恨不得把她生生吃了……“先生,刚才去哪?”见我进来,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马上向我靠来。
  
  “……”我正想说什幺,自己的嘴已被她用性感的红唇堵住,在这个份上,我还能干什幺?我只得放弃了挣扎,毫无顾忌地把她拥进怀抱。
  
  “大家尽兴玩吧/我在九楼给大家开好了房间。”
  
  埋单回来后,药商便递给我和陈醉每人一串钥匙,便兀自搂着短发先走了。
  
  到了这骨眼我和陈醉还能说什幺?情欲已经被撩拨起,想放弃已是不可能,我们也只好拿着钥匙走上九楼,先后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  
  长发女子在卫生间冲凉时,我呆在床上,听着花洒中水流的声音,想象她沐浴后裸露的诱人躯体,不禁心情澎湃……沐浴后的女人,披着浴巾出来的长发女人,一边用手梳理长发,浑身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,我扯下她的浴巾,一具女人完美无暇的身躯一览无遗的凸现在我眼前:白晰的皮肤,修长的大腿,特别是那双丰满而坚挺的乳房……我感到自己的血流加快,发出呼呼的声音。
  
  我感觉到自己时而像驾驶着一叶偏舟穿越在惊涛骇浪上,时而像坐着飞机飘在云端上下攀升……她的呻吟声越开越大,如果不是房子的隔音效果好,我真担心她的喊声把整个楼震塌……最后一股激流从喷薄而出,快感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我。
  
  像大病初愈的似的,我们虚脱一般大汗水淋漓无力地拥抱在一起。
  
  长发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,赞美之辞溢言于表。事后环抱着我久久不松开。
  
  长发穿好裙子后走了,临走前还不忘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  
  我拨了陈醉的手机,没想到他关机,想必正在酣战未休。我感到疲倦,于是昏昏睡去。
  
  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U.T. 于 2008-12-1 11:06 编辑 ]


[ 此帖被hu34520在2015-04-15 14:15重新编辑 ]


百站百胜: